小草網_病殘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86|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原創參賽作品] 隋唐以后端午節的新習俗

[復制鏈接]

2

主題

10

帖子

158

積分

注冊會員

Rank: 2

跳轉到指定樓層
1樓樓主
發表于 2020-6-22 15:49:2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隋唐以后端午節的新習俗
端午節,又稱五月節、端陽節、天中節等。是我國最傳統的歲時節日之一。“端午”一詞現今所能見到的最早文獻記載,始于晉人周處的《風土記》:“仲夏端午,烹鶩角黍。端,始也,謂五月初五日也”。關于端午節的起源,歷來說法不一,有屈原起源論、夏至起源論、圖騰起源論等。
在隋唐以前,幾千年的端午風俗活動內容包含有食棕、龍舟競渡紀念屈原以及其他一些驅邪避穰的儀式活動。此類活動大多帶有濃厚的地域禁忌或圖騰祭祀特征。傳統的端午風俗活動在隋唐以后,伴隨著社會、經濟的繁榮發展,在節日風俗文化方面涌現出了許多新的元素。總體說來可分為以下這三大類:宴飲競渡,射團;驅邪祈福的活動(如賜扇、宮衣,贈彩縷、百索,采百草制藥等)以及拜天射柳、擊球。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351.png宴飲、競渡
隋朝年間,梁州漢中地區有“每至五月十五日(在隋朝此日稱為大端午),必以酒食相饋,賓旅聚會,有甚于三元。”(見《隋書·地理志上》)的記載。而在湖南洞庭湖地區,“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羅,土人追至洞庭不見,湖大船小,莫得濟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河!’因雨鼓棹爭歸,竟會庭上,習以相傳,為競渡之戲”(見《七國考·卷十四·瑣征》)。無論是南方的“沅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將浮彩舟。”(見《劉禹錫·競渡曲》)還是北方宮廷中的“北澗搖光寫溜回。急槳爭標排荇度,輕帆截浦觸荷來。”(見《李適·帝幸興慶池戲競渡應制》)。這種宴飲、競渡的新型娛樂方式,活躍于節日中的大江南北地區。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665.png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695.png射團
射團是唐代宮廷中在端午節開展的一類游戲活動。“宮中每到端午節,造粉團、角黍(即粽子),貯于金盤中。以小角造弓子,纖妙可愛。架箭射籃中粉團,中者得食。蓋粉團滑膩而難食也,都中盛于此戲。”(見《開元天寶遺事·卷二·射團》)。可見,射團這種游戲穿插于節日慶賀之中,與食棕子一道豐富了宮廷端午宴飲的內容。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877.png驅邪祈福
到了唐朝,端午逐漸步入宮廷,演變成了官方的固定節日。肇基于上古時代的端午節俗除了將禁忌活動予以保留外,平添了許多封建統治的色彩。比如君予臣的恩賜。賞賜的物品大多具有驅避瘟疫或祈求平安的美好愿望。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1010.png賜扇
《唐會要·卷三十五·書法》記載唐太宗曾賜扇給朝中兩位重臣,“......貞觀十八年五日(端午日)。太宗為飛白書(一種書法筆體),作鸞鳳虬龍等字,筆勢驚絕,謂司徒長孫無忌、吏部尚書楊師道曰:‘五日舊俗,必用服玩相賀,朕今各賀君飛白扇兩枚,庶動清風,以贈美德’”。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1173.png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1202.png贈宮衣
唐代宮中還有賞賜宮衣、彩縷的習俗。詩圣杜甫在唐肅宗年間的端午節獲贈宮衣(即官服),“宮衣亦有名,端午被恩榮。細葛含風軟,香羅疊雪輕。自天題處濕,當暑著來清。意內稱長短,終身荷圣情。”(見《杜甫·端午日賜衣》)。到了宋太祖時期,端午賜衣已成定制“......歲遇端午、十月一日,文武群臣將校皆給焉......”(見《宋史·輿服五·時服》)。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1406.png贈彩縷、百索
又如唐德宗年間的端午節,禮部尚書權德輿獲贈彩縷,賦詩一首“良辰當五日,偕老祝千年。彩縷同心麗,輕裾映體鮮。寂寥齋畫省,款曲擘香箋。更想傳觴處,孫孩遍目前。”(見《全唐詩·卷三百二十九》)。朝中另一位禮部員外郎楊巨源也于此日獲贈彩縷,賦詩言道:“彩縷纖仍麗,凌風卷復開。方應五日至,應自九天來。在笥清光發,當軒暑氣回。遙知及時節,刀尺火云催。”(見《全唐詩·卷三百三十三》)。類似的唐人詩句如“仙宮長命縷,端午降殊私。事盛蛟龍見,恩深犬馬知。馀生倘可續,終冀答明時。”(見《竇叔向·端午日恩賜百索》)。又唐人徐堅《初學記》中記載“仲夏端午......造百索系臂,一名長命縷,一名續命縷......又有條達等組織雜物,以相贈遺”。《遼史》中也載有“五月重五日,午時......以五彩絲為索纏臂,謂之‘合歡結’,又以彩絲宛轉為人形簪之,謂之‘長命縷’”。通過這段描述,可推知上文詩句中提到的“彩縷”、“百索”應該就是所謂的長命縷了。長命縷具有驅邪止瘟的作用。另外,皇帝賞賜大臣長命縷、宮衣除了表示皇帝對臣子的恩寵以外,還有為人續命,企盼人長命百歲的美好愿望。如唐玄宗的《端午三殿宴群臣探得神字》所說“......舊來傳五日(指端午節),無事不稱神。穴枕通靈氣,長絲續命人。四時花競巧,九子粽爭新......”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1994.png采百草制藥
再如“杭都風俗,自初一日端午日,家家買桃、柳、葵、榴、蒲葉、伏道,又并市茭、粽、五色水團、時果、五色瘟紙,當門供養。自隔宿及五更,沿門歌賣聲,滿街不絕。以艾與百草縛成天師,懸于門額上,或懸虎頭白澤。或士宦等家以生硃于午時書‘五月五日天中節,赤口白舌盡消滅’之句。此日探百草或修制藥品,以為辟瘟疾等用,藏之果有靈驗”。(見《夢梁錄·五月重五附》)。文中提到的菖蒲與艾葉這兩種植物,有驅邪避瘟止疾的功效。而天師、白澤等物也寓意著治病救人、起死回生。能起到使人逢兇化吉的作用,因此常被看做是代表人間祥瑞的神獸。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2283.png拜天、射柳、擊球
金朝年間,朝廷于是日有拜天射柳之儀,“......五月五日、七月十五日、九月九日拜天射柳,歲以為常......”。射柳之戲,據史書記載源于遼代,“皇帝回輦至幃次,更衣,行射柳,擊球之戲,亦遼俗也......”(見《金史·禮八·拜天》)。但翻閱了遼朝官方史籍,并無此記載,還是從《金史》中找到了與此相關的描述,“凡重五日拜天禮畢,插柳球場為兩行,當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識其枝,去地約數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馳馬前導,后馳馬以無羽橫鏃箭射之,既斷柳,又以手接而馳去者,為上。斷而不能接去者,次之。或斷其青處,及中而不能斷,與不能中者,為負。每射,必伐鼓以助其氣。已而擊球,各乘所常習馬,持鞠杖。杖長數尺,其端如偃月。分其眾為兩隊,共爭擊一球。先于球場南立雙桓,置板,下開一孔為門,而加網為囊,能奪得鞠擊入網囊者為勝,或曰:‘兩端對立二門,互相排擊,各以出門為勝。’”。這種射柳、擊球之俗的出現間接表現出端午節的文化因素的擴散及北方少數民族對傳統漢族文化的認同。到了明朝,擊球射柳之俗已成為宮中定制,“永樂時有擊球射柳之制。十一年五月五日幸東苑,擊球射柳,聽文武群臣、四夷朝使及在京耆老聚觀。分擊球官為兩朋,自皇太孫而下諸王大臣以次擊射,賜中者幣帛有差”。(見《明史·禮十一·大射條》)。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2865.png
fil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09A71BA4-8508-4F6E-9C9C-31BD411626B6/tmp/wps_save/ksohtml/wpsXXXXXX2894.png
時至今日,端午節這個歷經千年積淀的傳統節日,依然煥發著勃勃生機。每逢是日,它仍然可以注視著汨羅江畔的百舸爭流;細嗅著宴席上的粽米飄香,聽聞那臂纏彩縷的孩子們在球場上快樂的嬉戲聲......在瞬息萬變的今天,無論人們的生活方式如何改變。端午節這種古老而傳統的節日以它特有的文化內涵與形式給予人們精神世界與物質世界以永恒的慰藉。這種慰藉體現著人們對于自然的敬畏與感念,以及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與企盼。最后讓我們在宋朝詞人黃裳的《喜遷鶯·梅霖初歇》中探尋昔日端午節的一番熱鬧場景,感受那隱藏于字里行間的一抹歲時風俗趣味。
梅霖初歇。乍絳蕊海榴,爭開時節。角黍包金,香蒲切玉,是處玳筵羅列。斗巧盡輸少年,玉腕彩絲雙結。艤彩舫,看龍舟兩兩,波心齊發。奇絕。難畫處,激起浪花,飛作湖間雪。畫鼓喧雷,紅旗閃電,奪罷錦標方徹。望中水天日暮,猶見朱簾高揭。歸棹晚,載菏花十里,一鉤新月。
——黃裳《喜遷鶯·梅霖初歇》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10

帖子

158

積分

注冊會員

Rank: 2

2樓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20-6-22 20:53:08 | 只看該作者
(因為是在手機端編輯軟件里操作的,不知何故粘到電腦里會有亂碼出現。現重發!)


端午節,又稱五月節、端陽節、天中節等。是我國最傳統的歲時節日之一。“端午”一詞現今所能見到的最早文獻記載,始于晉人周處的《風土記》:“仲夏端午,烹鶩角黍。端,始也,謂五月初五日也”。關于端午節的起源,歷來說法不一,有屈原起源論、夏至起源論、圖騰起源論等。


在隋唐以前,幾千年的端午風俗活動內容包含有食棕、龍舟競渡紀念屈原以及其他一些驅邪避穰的儀式活動。此類活動大多帶有濃厚的地域禁忌或圖騰祭祀特征。傳統的端午風俗活動在隋唐以后,伴隨著社會、經濟的繁榮發展,在節日風俗文化方面涌現出了許多新的元素。總體說來可分為以下這三大類:宴飲競渡,射團;驅邪祈福的活動(如賜扇、宮衣,贈彩縷、百索,采百草制藥等)以及拜天射柳、擊球。


宴飲、競渡

隋朝年間,梁州漢中地區有“每至五月十五日(在隋朝此日稱為大端午),必以酒食相饋,賓旅聚會,有甚于三元。”(見《隋書·地理志上》)的記載。而在湖南洞庭湖地區,“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羅,土人追至洞庭不見,湖大船小,莫得濟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河!’因雨鼓棹爭歸,竟會庭上,習以相傳,為競渡之戲”(見《七國考·卷十四·瑣征》)。無論是南方的“沅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將浮彩舟。”(見《劉禹錫·競渡曲》)還是北方宮廷中的“北澗搖光寫溜回。急槳爭標排荇度,輕帆截浦觸荷來。”(見《李適·帝幸興慶池戲競渡應制》)。這種宴飲、競渡的新型娛樂方式,活躍于節日中的大江南北地區。



射團

射團是唐代宮廷中在端午節開展的一類游戲活動。“宮中每到端午節,造粉團、角黍(即粽子),貯于金盤中。以小角造弓子,纖妙可愛。架箭射籃中粉團,中者得食。蓋粉團滑膩而難食也,都中盛于此戲。”(見《開元天寶遺事·卷二·射團》)。可見,射團這種游戲穿插于節日慶賀之中,與食棕子一道豐富了宮廷端午宴飲的內容。



驅邪祈福

到了唐朝,端午逐漸步入宮廷,演變成了官方的固定節日。肇基于上古時代的端午節俗除了將禁忌活動予以保留外,平添了許多封建統治的色彩。比如君予臣的恩賜。賞賜的物品大多具有驅避瘟疫或祈求平安的美好愿望。



賜扇

《唐會要·卷三十五·書法》記載唐太宗曾賜扇給朝中兩位重臣,“......貞觀十八年五日(端午日)。太宗為飛白書(一種書法筆體),作鸞鳳虬龍等字,筆勢驚絕,謂司徒長孫無忌、吏部尚書楊師道曰:‘五日舊俗,必用服玩相賀,朕今各賀君飛白扇兩枚,庶動清風,以贈美德’”。



贈宮衣

唐代宮中還有賞賜宮衣、彩縷的習俗。詩圣杜甫在唐肅宗年間的端午節獲贈宮衣(即官服),“宮衣亦有名,端午被恩榮。細葛含風軟,香羅疊雪輕。自天題處濕,當暑著來清。意內稱長短,終身荷圣情。”(見《杜甫·端午日賜衣》)。到了宋太祖時期,端午賜衣已成定制“......歲遇端午、十月一日,文武群臣將校皆給焉......”(見《宋史·輿服五·時服》)。



贈彩縷、百索

又如唐德宗年間的端午節,禮部尚書權德輿獲贈彩縷,賦詩一首“良辰當五日,偕老祝千年。彩縷同心麗,輕裾映體鮮。寂寥齋畫省,款曲擘香箋。更想傳觴處,孫孩遍目前。”(見《全唐詩·卷三百二十九》)。朝中另一位禮部員外郎楊巨源也于此日獲贈彩縷,賦詩言道:“彩縷纖仍麗,凌風卷復開。方應五日至,應自九天來。在笥清光發,當軒暑氣回。遙知及時節,刀尺火云催。”(見《全唐詩·卷三百三十三》)。類似的唐人詩句如“仙宮長命縷,端午降殊私。事盛蛟龍見,恩深犬馬知。馀生倘可續,終冀答明時。”(見《竇叔向·端午日恩賜百索》)。又唐人徐堅《初學記》中記載“仲夏端午......造百索系臂,一名長命縷,一名續命縷......又有條達等組織雜物,以相贈遺”。《遼史》中也載有“五月重五日,午時......以五彩絲為索纏臂,謂之‘合歡結’,又以彩絲宛轉為人形簪之,謂之‘長命縷’”。通過這段描述,可推知上文詩句中提到的“彩縷”、“百索”應該就是所謂的長命縷了。長命縷具有驅邪止瘟的作用。另外,皇帝賞賜大臣長命縷、宮衣除了表示皇帝對臣子的恩寵以外,還有為人續命,企盼人長命百歲的美好愿望。如唐玄宗的《端午三殿宴群臣探得神字》所說“......舊來傳五日(指端午節),無事不稱神。穴枕通靈氣,長絲續命人。四時花競巧,九子粽爭新......”。



采百草制藥

再如“杭都風俗,自初一日端午日,家家買桃、柳、葵、榴、蒲葉、伏道,又并市茭、粽、五色水團、時果、五色瘟紙,當門供養。自隔宿及五更,沿門歌賣聲,滿街不絕。以艾與百草縛成天師,懸于門額上,或懸虎頭白澤。或士宦等家以生硃于午時書‘五月五日天中節,赤口白舌盡消滅’之句。此日探百草或修制藥品,以為辟瘟疾等用,藏之果有靈驗”。(見《夢梁錄·五月重五附》)。文中提到的菖蒲與艾葉這兩種植物,有驅邪避瘟止疾的功效。而天師、白澤等物也寓意著治病救人、起死回生。能起到使人逢兇化吉的作用,因此常被看做是代表人間祥瑞的神獸。



拜天、射柳、擊球

金朝年間,朝廷于是日有拜天射柳之儀,“......五月五日、七月十五日、九月九日拜天射柳,歲以為常......”。射柳之戲,據史書記載源于遼代,“皇帝回輦至幃次,更衣,行射柳,擊球之戲,亦遼俗也......”(見《金史·禮八·拜天》)。但翻閱了遼朝官方史籍,并無此記載,還是從《金史》中找到了與此相關的描述,“凡重五日拜天禮畢,插柳球場為兩行,當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識其枝,去地約數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馳馬前導,后馳馬以無羽橫鏃箭射之,既斷柳,又以手接而馳去者,為上。斷而不能接去者,次之。或斷其青處,及中而不能斷,與不能中者,為負。每射,必伐鼓以助其氣。已而擊球,各乘所常習馬,持鞠杖。杖長數尺,其端如偃月。分其眾為兩隊,共爭擊一球。先于球場南立雙桓,置板,下開一孔為門,而加網為囊,能奪得鞠擊入網囊者為勝,或曰:‘兩端對立二門,互相排擊,各以出門為勝。’”。這種射柳、擊球之俗的出現間接表現出端午節的文化因素的擴散及北方少數民族對傳統漢族文化的認同。到了明朝,擊球射柳之俗已成為宮中定制,“永樂時有擊球射柳之制。十一年五月五日幸東苑,擊球射柳,聽文武群臣、四夷朝使及在京耆老聚觀。分擊球官為兩朋,自皇太孫而下諸王大臣以次擊射,賜中者幣帛有差”。(見《明史·禮十一·大射條》)。





時至今日,端午節這個歷經千年積淀的傳統節日,依然煥發著勃勃生機。每逢是日,它仍然可以注視著汨羅江畔的百舸爭流;細嗅著宴席上的粽米飄香,聽聞那臂纏彩縷的孩子們在球場上快樂的嬉戲聲......在瞬息萬變的今天,無論人們的生活方式如何改變。端午節這種古老而傳統的節日以它特有的文化內涵與形式給予人們精神世界與物質世界以永恒的慰藉。這種慰藉體現著人們對于自然的敬畏與感念,以及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與企盼。最后讓我們在宋朝詞人黃裳的《喜遷鶯·梅霖初歇》中探尋昔日端午節的一番熱鬧場景,感受那隱藏于字里行間的一抹歲時風俗趣味。



“梅霖初歇。乍絳蕊海榴,爭開時節。角黍包金,香蒲切玉,是處玳筵羅列。斗巧盡輸少年,玉腕彩絲雙結。艤彩舫,看龍舟兩兩,波心齊發。奇絕。難畫處,激起浪花,飛作湖間雪。畫鼓喧雷,紅旗閃電,奪罷錦標方徹。望中水天日暮,猶見朱簾高揭。歸棹晚,載菏花十里,一鉤新月。”

——黃裳《喜遷鶯·梅霖初歇》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手機版|小黑屋|聯系我們|小草網(同類家園) ( 滬ICP備16019424號-1

GMT+8, 2020-7-10 17:10 , Processed in 0.177307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捕鱼达人3d能卖分吗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15选5杀号公式绝招 建行理财白金卡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 湖北十一选五 一定牛 上证股票指数 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 重庆幸运农场是正规的吗 北京pk赛车10官网 安徽快三遗漏一定牛 燕赵福彩排列5开奖公告 四ill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玩法技巧 甘肃快3一定牛荐号 三分pk拾前三规律图